>>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塞上清风
农妇误入邪教 引未成年女儿上歧途
2019-12-11 10:50:31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何凤如跟着阿玲坐了1个小时的公交车,又步行了20分钟,来到了一条隐秘的小巷子里,从拥挤的居民楼间穿过狭窄的过道,来到一幢二层小楼的阁楼上,只见不足1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已经坐着三女一男。

  何凤如,女,现年46岁,小学文化,家在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西南街道鲁村,2013年5月开始接触全能神。这名普通的农村妇女,由于相信全能神能改变人的性情,能让人躲过灾难,几乎将自己的所有时间和钱财都用来侍奉神。即使这样,何凤如仍觉得不足以表明自己对全能神的虔诚和信服,她让自己两个正在读书(大女儿17岁,读高二;小女儿14岁,读初三)的花季女儿也走上了信奉全能神的道路。青春年少的两个女儿正值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由于受到母亲影响和全能神的毒害,她们变得任性、偏激,“三观”扭曲。对于亲人、周围邻居以及老师的劝阻,母女3人不仅听不进去,反而恶语相向,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从此被全能神搅得乌烟瘴气。

  噩梦开始

  何凤如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丈夫老实本分,两个女儿乖巧懂事。丈夫在城市附近打一些散工养家,何凤如也经常在村里的市场上卖一些自己种的蔬菜补贴家用。虽然家境不算富裕,但是在夫妻俩勤劳的双手下,这个农村家庭倒也过得顺顺利利。努力攒钱供两个女儿读书,将来找一份好工作成了夫妻俩最大的愿望。

  但这个四口之家的平静生活却在2013年5月被打破了。

  2013年5月5日的早上,何凤如在村里市场上卖一大早刚采摘回来的蔬菜。一个30多岁、中等身材的短发女人在她的菜摊前来回走了四五趟,终于停了下来,问:“你这青菜怎么卖啊?”

  “3块钱一斤,最近老天爷总是下雨,青菜都烂在地里了,不会卖贵的。”何凤如赶快热情地回应这位买主。

  “你的青菜这么好,我不会觉得贵,给我来3斤吧!”

  何凤如没有想到今天会遇到这么爽快的买主,赶紧给她称好3斤青菜。付过钱之后,短发女人说:“我觉得你们很辛苦,一大早就起来卖菜,所以我都不跟你讲价,更不会因为一点小钱跟人吵架。”

  也许是平日里见多了为了几毛一块钱也要跟她讲半天价的买主,何凤如顿时对这个爽快的短发女人有了好感:“是啊是啊,你真是个好人。”

  短发女人毫不谦虚地说道:“我真的是个好人,现在经常看到有人吵架,这样很不好。”

  “吵架当然不好啊,我都不喜欢吵架啦,尤其是我们做些小本生意的。”性情有些暴躁的何凤如想起几次跟别人因为小事而争吵的不愉快经历,“我性子有些急躁,很想改。”

  短发女人环顾四周后,停顿了一下说:“我介绍你一些东西,对你有帮助的,有些资料你可以看看。”说完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几张印刷纸递给何凤如。“你回去好好看看,如果不明白就问我,我明天会再来的。记住,你先不要告诉别人哦。”说着,短发女人就拎着菜离开了。

  回到家,何凤如拿出那几张纸,上面写着“老天爷下凡来救人”“神帮你躲过灾难,保你平安”等字样。只有小学文化的何凤如看得不太明白,就没有太当一回事,随手给扔掉了。

  第二天一大早,何凤如像往常一样来到市场卖菜,没想到,昨天那位短发女人又来到她的菜摊前。

  “昨天给你的资料看了没有?”短发女人面带微笑小声地问她。

  “看不太明白,我把它给扔了。”何凤如老实地回答。

  “什么?那个东西不能扔,否则神不保佑你,会有灾难的。”短发女人面带惊恐地说,表情似乎有些夸张。

  扔几张纸就会有灾难?何凤如不解其中缘由。

  接下来,短发女人向何凤如介绍了信这个神的种种好处,例如能改变人的性情,能保平安,灾难来临时信神的人才能得救并躲过灾难,并特别提醒不能做对神不敬的事情。

  因为何凤如平日里性格急躁,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跟丈夫吵架,她认为有自己的原因,也很想改。她听后觉得能帮自己改变性情,很符合自己的内心想法,就半信半疑。

  几次接触之后,这个自称“姊妹”的短发女人说感觉何凤如是一个老实可靠的人,就告诉她自己叫阿玲,来自广西,同时还陆陆续续给了何凤如几本书:《羔羊展开的书卷》《歌书》《2012年信全能神才能得救》等。有空时何凤如就拿出来看一看,对其中如何去掉败坏性情的内容尤为感兴趣。对书中一些不太明白的地方,何凤如便去请教阿玲。阿玲也表现得相当热心,对何凤如提出的问题都做出解释。何凤如认为阿玲从不收一分钱,是好心帮她,心里很是感激。

  在阿玲的教导之下,何凤如对书里面的内容越来越感兴趣。原来信神有这么多好处,不仅可以改变性情,还可以躲过灾难保平安,只要跟随神的脚步,被神成全了,以后就可以过上好日子。多好啊!慢慢地,几年来补贴家用的小买卖何凤如也不放在心上了,村里菜市场也难再见她的身影。

  这神的全名叫全能神,何凤如对它由开始的半信半疑发展到了后来的深信不疑。

  深陷泥潭

  自从接触全能神后,何凤如的日子似乎突然变得轻松起来。每天她不再辛苦地去田间地头劳作,也不起个大早去市场卖菜了,她只是在家看看那些书,向神做做祷告,默默祈祷:“万能的全能神啊,我是你的子民,祈求你改掉我身上的败坏性情,让我变得越来越好,让我的生活也越来越好。”每祷告一次,何凤如就觉得自己和神的距离进了一步,自己的坏脾气改好了一点。虽然生活中还会出现一些令她想生气发火的场景,但她告诉自己神要她忍,不要去计较。

  以往庄稼茂盛的田间地头,由于没人耕作打理,现在已经长满了野草。一个不知情的老农指着何凤如家的地块说:“阿凤可能是外出打工了,很久没见她来种菜了。”

  此时此刻的何凤如,正在努力经营她内心的试验田,她希望对神的所有祷告都会灵验,对神许下的所有愿望都会实现。从阿玲那里,何凤如了解了很多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有关神的神迹和见证,例如有的信神的人可以未卜先知料福祸,甚至有人买彩票中了1000元。何凤如听了之后好生羡慕,多么希望这样的神迹也发生在自己身上。同时,她也听说了一些由于对神忤逆不敬、不虔诚或是背叛而导致祸害的事例:一个20多岁、追随了神有两年时间的小伙子表示不想再学习“神话”,有一天骑着摩托车出门无缘无故摔了一跤,小腿骨折。何凤如被告知,这都是由于这个小伙子背叛了神,说了一些对神大不敬的话,所以才会遭到神的惩罚。

  这是背叛神的下场,神是不容被亵渎的。

  何凤如听了心里很是害怕,对小伙子的遭遇也表示同情和惋惜,心想追随神都有两年了,不应该放弃啊,更不应该说一些忤逆神的话啊,否则没什么好下场。何凤如便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侍奉神,听神的话,绝不做任何背叛神的事情,不说任何忤逆神的话语,只要对神虔诚,神一定会成全自己,让自己过上美好的生活。

  一天上午,天色阴沉,何凤如正在家看资料,阿玲找上门来,神神秘秘地问她:“你今天下午有没有时间?我带你去个地方。”

  何凤如想了想,丈夫这几天外出打散工,两个女儿上学,都不需要管,便回答:“我有空啊,去哪儿?”

  “这样吧,下午1点我过来叫你一起去,去了你就知道了。”阿玲说。

  下午1点,一场大雨过后,阿玲如期出现在何凤如家门口。何凤如跟着阿玲坐了1个小时的公交车,又步行了20分钟,来到了一条隐秘的小巷子里,从拥挤的居民楼间穿过狭窄的过道,来到一幢二层小楼的阁楼上,只见不足10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已经坐着三女一男。经阿玲介绍之后,何凤如才明白他们都是信全能神的兄弟姊妹,聚在一起是为了交流想法,帮助各自提高。从说话口音可以判断,他们有的是外地人。至于他们叫什么名字,具体从哪里来,阿玲让她不要多问,只是告诉她以后大家见面会有人通知,不必打听他们的情况,交流各自的心得就可以了。

  自从那次“聚会交通”后,何凤如感到在跟随全能神的脚步上自己走得太慢了,聚会时其他几人都侃侃而谈,汇报了很多信神的心得体会和神的见证,自己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兄弟姊妹们的发言何凤如听得很用心,觉得他们是自己学习的榜样,以后要多学习“神话”,争取下次也能发言。

  在不停地看书、祷告和吃喝神话中,很快,两个月过去了。何凤如心里却一直在纳闷:别人身上都显神迹,自己身上为何还不出现?

  一天,阿玲来家里送资料,何凤如把自己内心的疑问向阿玲提出。阿玲沉思了一会儿后,抬头看了看何凤如家里灰暗斑驳的墙壁以及简陋的家具,这栋占地不足60平方米的两层破旧砖瓦小楼,在村里外观明亮、装饰不凡的洋楼群里实在是太不起眼了。

  “看到你家庭情况这个样子,我都不忍心说出来。”阿玲面露难色地说道。

  “你说,一定要说,是什么原因。”何凤如急忙追问。

  “别人信神都交奉献款来预备善行,所以神就会保佑他们,神就会在他们身上显神迹,你能像他们那样上交一些奉献款吗?”

  何凤如迟疑了一下:“奉献款?要交多少?”

  “这个就看你自己的善心了,神会保佑所有侍奉她、忠诚于她的子民。”阿玲说完后就离开了。

  原来是这样!一定要向神表达自己的诚心和决心,神才会保护自己,才会显神迹。何凤如甚至有点怪阿玲不早点告诉她,虽然自己家境不好,但是神以后会让自己过上好日子,全家都会受益,上交一点奉献款算不了什么,况且还是很划算的。

  等下次阿玲再来的时候,何凤如毫不犹豫地交出了200元。阿玲接过钱高兴地说:“好,奉献款不在于多少,你对神有这份善心就好了,你现在已经正式成为神家的人,以后要全心全意为神服务,把自己的全部交给神。你也要清楚,奉献款交得越多,神就越会保佑你。记住了,神来到人间是隐秘作工,不能对外人说的,否则就是自己的责任,因为没有按神的旨意去办事。”

  为了得到无所不能的全能神所承诺的健康、平安、和睦等种种好处,何凤如先后向组织上交了近8000元的奉献款来表达自己的虔诚和善心,并一直相信自己所做的善行,神是能够看到的,神一定会降福除魔、消灾免难、保己平安。“吃的、穿的、你的前途都在我的手中,我都会合适地安排。奉献与捐献是每个信神之人的本分与职责,你是捐给神的,不是捐给教会或哪一个人的。有的人临终时也没有将自己所有的完全奉献给神,这是信神最大的失败。”何凤如手捧着《话在肉身显现》一书,默默地念着这一段话。她知道,钱财捐献得越多,得到神的眷顾就会越多,越能保平安。

  何凤如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了新的盼头,田间地头的劳作她早已忘却,以前锃光发亮的锄头等农具也已生锈,布满灰尘,被主人冷冷地遗弃在一旁,地里的野草也如她内心的欲望一样在疯长。她更加认真地学习神话,日夜不停地向神祷告,只盼着有一天神能帮助她实现所有的愿望,满足自己所有的需要。

  自从向神预备善行以后,何凤如认为自己身上也出现了一些神迹。例如,有次外出,天色已晚,她没有搭上回家的末班公交车,正在路边焦急等待的她就在心里向神祈祷:马上有人出现,把我送回家。结果没过5分钟,同村的一个小伙骑摩托车刚好路过,就把她顺路送回家。天啊,简直是太神了!这在何凤如看来,是自己的祷告灵验了。神说得没错,无助的时候向全能神祷告,神就会帮自己。再如,鸡窝里的两只老母鸡之前不怎么下蛋,后来连续一个星期每天都下蛋,在何凤如看来,也是神看到了自己的诚心后显的神迹。

  这些事情至今也让丈夫张文胜哭笑不得。

  “在此之后,因是之故”是一种常见的思维谬误,意思是认为先后相继发生的事情之间就有必然的因果联系。这是一种以现象推本质、以偶然推必然的错误逻辑思维。此案例中,何凤如把“心里向神祈祷有车出现”与“摩托车刚好出现”这两个完全没有关联的现象认为是必然关系,误以为是“信神”而出现“神迹”,就是犯了“在此之后,因是之故”的错误逻辑。

  后来,何凤如参加了多次神家的交通聚会,她终于能在其他兄弟姊妹面前大胆地发言了,而且,她的发言常被“上级”表扬。

  丈夫从何凤如日常的表现中察觉到了她的变化,原来都是因为相信了全能神。对于何凤如满口的“顺从神、侍奉神,最终拯救全人类”等豪言壮语,丈夫嗤之以鼻,不以为然,并劝她别再相信这些虚无的东西。辛苦在外打工挣钱的丈夫得知何凤如把钱都交给了神家,大为恼火。生活本来就不富裕,还要供两个女儿读书,这个家的经济状况越来越捉襟见肘。面对丈夫的痛斥和抵制,何凤如无动于衷,反而提醒丈夫不要说对神不好的话,否则会遭到报应。同时她还宽慰丈夫,神会照顾好他们的一切。

  “福音”传给两个女儿

  何凤如在跟随神的脚步上越来越用心,越来越痴迷于神的各种所谓真理。

  阿玲隔三岔五就来到何凤如的家里,一来就是一个多小时,她们会在一起唱歌,也就是所谓神曲。更多的时候,是阿玲对何凤如讲神的道理,例如全能神会保佑广大子民,会让他们躲过灾难蒙拯救,只要他们对神信服。否则,神就不保佑。

  何凤如还知道,这些真理教导广大子民,要把神的光芒辐射到整个大地,让更多的人尤其是身边亲近的人都能得到神的荣耀,被神成全。她更怕有大灾难,怕遭到毁灭,她想带全家脱离灾难。

  这就是所谓的传福音,何凤如也在不遗余力地向身边的人传福音。

  先是自己的丈夫,但之前因为捐献奉献款的事情被丈夫骂得狗血淋头,何凤如怕再次招来丈夫的痛骂,就作罢。

  再是自己的姐姐,没想到自己刚对姐姐说完要信神的话,姐姐就严厉地斥责说:“我是不会跟你相信这种东西的,你自己也醒醒吧,别再执迷不悟了,信这个东西对你有什么好处?”家人真诚的劝慰,何凤如怎么能听得进去:“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的,你们以后就知道了。”

  接着是村里的邻居街坊。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邻居们对“何凤如着魔了”的传言都有所耳闻。在邻居眼里,以前那个吃苦耐劳、能干善良、邻里和睦的何凤如不见了,现在张口闭口就是神,邻居们唯恐避之不及。周围邻居对自己的闲言碎语和回避态度,何凤如并不放在心上,甚至替他们感到惋惜,心想当世界末日和灾难来临的时候,我看你们怎么躲得过去,只有神才能拯救人类。邻居的劝告,何凤如更是无法接受,邻居们多说一句,她就会恶语相向。至于何凤如那套信神的说辞,邻居们也都不相信,受阻的次数多了,何凤如在村里也没有市场了,也不再与村民们多交往。

  何凤如多处碰壁,最后她把目光和心思放在了两个女儿身上。书上说,要让自己最爱的人也一起信神,神就会保佑他们平安。两个女儿一直都是自己的心头肉,是自己珍爱的人,何凤如岂能坐视不管,所以必须让她们俩跟着自己一起信奉神。

  大女儿张梓琪,17岁,风华正茂,正读高二,学习成绩一直是班上前10名,获得的证书奖状贴满了家里的一整面墙,正是对未来充满梦想的年纪,她希望通过刻苦的学习,一年多以后能考上理想的大学。小女儿张梓桐,14岁,读初三,这个生性活泼好动的女孩,没有因为家境贫寒而变得自卑,相反她性格开朗,与同学相处得都不错。

  何凤如为了传福音,开始叫两个女儿也信全能神,告诉她们信神可以躲避灾难保平安,甚至要阿玲带两个女儿去学赞美全能神的歌曲和舞蹈,这样全能神就能保护全家人了。虽然女儿开始有些不愿意,但在母亲愚昧无知、一心求避灾的强势要求下,也只能听从。

  随着与全能神接触越来越多,两个女儿对此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也越多,有时在何凤如的怂恿之下还逃课去参加全能神的活动。有一次,何凤如接到通知要去聚会,为了表达自己的忠诚,为了让两个女儿也能得到全能神的眷顾,她想带两个女儿一起去参加活动。

  女儿说:“妈,我们要去学校上课啊。”

  何凤如却轻描淡写地说:“没关系,我去替你们跟老师请假,缺几节课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何凤如分别给她们的班主任打电话,撒谎说两个女儿相互传染都得了重感冒,不能去学校。

  又有一次,何凤如强迫两个女儿看全能神的书,并且要她们背下有关章节,耽误了她们做功课。何凤如给她们出主意说:“明天你们拿同学的作业过来抄就行了。”两个女儿在母亲的纵容之下变得对学习满不在乎,这无疑对她们的学习造成了很大影响,学习原本优异的姐妹俩成绩也开始下滑。潜移默化之中,两个女儿接受了信全能神才能得拯救、才能躲过灾难之类的谬论。大女儿张梓琪甚至还说:“读书有什么用,信全能神才能让我们过上好日子。”

  在全能神的影响下,原本性格活泼、开朗、热情的两个女儿也开始变得内向、自闭、敏感多疑。周围邻居也反映,好像很少见到两个女儿去串门,即使见到,也不像以前那样主动热情地和街坊们打招呼了。两个女儿却觉得,自己是信神的人,必须跟普通的老百姓保持距离,不能自降身价地和他们来往。有一次,小女儿张梓桐从外面回来后神神秘秘地跟何凤如说:“妈,今天我发现有个人一直跟着我,他肯定是来破坏我信神的撒旦。不过你放心,我把他甩掉了。”为此,何凤如还表扬了女儿一番,认为她做得对。

  以前和同学相处融洽的两个女儿,也越来越少跟同学来往了,甚至主动疏离同学们。以前谦虚低调的她们,在同学眼中言行也变得狂妄自大和古怪。有一天,大女儿张梓琪跟母亲说:“妈,今天我跟几个要好的同学说了,让她们以后不要老是找我玩,我现在信神了,以后会过好日子。我让她们也跟我一起信神,她们却斜眼看我说:‘有毛病!’”母亲鼓励女儿说:“你现在好好信神,其他的不要管。总有一天,神会让你的同学看到的。”

  两个女儿的种种变化和相信全能神的事实终究没有逃过学校老师的眼睛。有一次,大女儿的班主任李老师来家访,询问大女儿成绩下滑、性情变得古怪的原因是不是跟信全能神有关,马上升高三了,这样肯定会影响她高考,并劝何凤如不要再让女儿信全能神。原来班主任是来阻止自己带领女儿去往“千年国度”的前进脚步,何凤如一听就火冒三丈,很无礼地把李老师轰出家门,并大声呵斥:“你不要再来搞破坏了,我们家不欢迎你,我自己的女儿我会管好她们,不用你管。”李老师只能无奈地离开,看到这个母亲把两个女儿害成这个样子,李老师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同样,对当地街道和村委会工作人员的多次上门劝说,何凤如都是置若罔闻。

  何凤如就这样一步步地把两个女儿引上了歧途,她们的未来是铺满鲜花还是布满荆棘,答案似乎早已揭晓,只待时日验证。宛如原本应该开得绚烂夺目的两朵花蕾,却因为中途被施以含有毒液的污水,从此变得黯然失色,在她们还没来得及完全绽放的时候,就过早地颓败和凋零。

  丈夫痛诉

  丈夫张文胜回忆:“这一年多来,妻子何凤如经常外出,至于问她出去干什么都支支吾吾从来不说,每次都显得神情紧张,鬼鬼祟祟,似乎在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回来之后人会显得特别兴奋和精神,口中经常会讲一些‘求神保佑我’之类的话。大多数时间里妻子闭门不出,在家看一些资料。那些资料我也翻过,都是讲一些世界末日和灾难的文章,印刷质量很差,上面讲的内容我是不相信。我劝过何凤如不要看这些东西,也烧毁过,但是她不听。我最反感的是,她带着两个女儿信全能神。两个女儿之前学习成绩很好,懂事乖巧,现在都被她带坏了,没有心思学习。在家里,我现在成了异类,成了少数。我一说不准她们信的话,她们3个都反过来说我。”

  张文胜蹲在自家门前的台阶上,猛吸着烟,这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表情痛苦地说:“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我是劝不住她们了。现在这个家也不像个家,地里的农活她也不去干了,打过骂过,都没用。”张文胜后悔之前经常外出打工,疏于对这个家庭尤其是对两个女儿的照料。

  张文胜怀念以前那个勤劳顾家能干的妻子,那时的他们虽然生活不富裕,但日子过得平稳,两个女儿放学后也经常帮忙干农活。“以前我在外面打工,多么辛苦我都不怕,心里就想着好好供两个女儿上学。现在我辛苦挣来的钱被何凤如拿去交给了别人,我心痛。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这么辛苦有什么意义。她们两姐妹原来都说以后要考大学找工作,赚钱养我们,让我和她妈不要那么辛苦,可现在她们变成了这样。她们年龄还小,还没有进入社会,我真的希望有人能帮帮她们,也帮帮我们这个家。”说完,这个一辈子很少流泪的50岁男人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为了让两个女儿能安心学习,不再相信全能神,张文胜还去学校找过大女儿张梓琪的班主任李老师,希望借助老师的力量做做大女儿的思想工作,把女儿引回学习的正途上来。但是被全能神洗脑的女儿满脑子都是“读书有什么用,信神才能过上好生活”,对以前满怀敬重的李老师说的话不以为然。李老师摇摇头说:“现在梓琪的脑子里装不下科学了。”李老师不禁感叹,两个少不经事的女孩在全能神的毒害影响下,已经变得仇视社会,对周围的一切怨声载道,对他人缺乏信任,她们无心学习,认为信了全能神就能让自己过上平安的日子,她们的价值观和人生观都发生了难以想象的变化。

  (节选自《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

【编辑】:樊玲
【责任编辑】:贺璐璐
【宁夏手机报订阅:移动/联通/电信用户分别发送短信nxp到10658000/10655899/10628889】
宁夏日报报业集团 宁夏新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2018 NXNEWS.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宁夏银川市兴庆区中山南街47号宁夏日报新闻大厦 邮编:750001 新闻热线:0951-5029811 传真:0951-5029812  合作洽谈:0951-603178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6412017001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908244号
新闻出版总署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宁)002号 公安网监备案编号: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050号
工信部ICP备案编号:宁ICP备1000067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宁B2-20060004
法律顾问:言成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言成律师事务所 电话:13369511100,15109519190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